南宁服装厂女.人喝多后,最渴.望什么?-我走路带狂风

女.人喝多后,最渴.望什么?-我走路带狂风

麻城市第一看守所门口,一个穿着破旧白衬衫的年轻男子站在那里,很茫然的看着周围。
“我,回到地球了?”
秦朗原本是修真界一名轮回仙尊,只要渡过轮回,就能超脱成圣。
可是在最后渡劫的时刻,却惨遭心魔冲击,最后渡劫失败。
秦朗原因为自己会形神俱灭,却怎么都没想到回到了九百年前的青年时代。
“秦朗,看什么呢?是不是这两年在监狱里憋傻了?”
一个挑衅的声音在秦朗的耳边响起,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秦朗扭头看去,眼中瞬间闪过了一道寒芒。
他的面前站着一男一女加蓬蝰蛇,男的西装革履,头发梳得锃亮,正是他的远房表哥王洋,女的姿容姣好,面带冷霜,正在用一种厌恶的表情看着他,看到秦朗望过来,脸上写满了浓浓的鄙夷。
这女的叫张雯,秦朗这次啷当入狱,也正是因为这对狗男女!
回想这个时代,二十二岁的秦朗正在上大学,也正在疯狂的追求张雯。
可是张雯却利用秦朗对她的感情,故意在酒吧把秦朗灌醉了,搔首弄姿的脱了自己的衣服,然后报警说秦朗意图强.暴她,秦朗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坐了大牢。
当时秦朗还对张雯满怀愧疚,后来秦朗才知道,这件事其实就是王洋授意张雯这么做的,目的,就是为了在秦朗入狱的这段时间侵吞秦家的财产虫虫果实。
上一世,秦朗出狱之时,父亲秦川已经病入膏肓,母亲任晴被京城任家的人强行带走软禁起来,偌大一个秦氏集团,就剩下这个心肠歹毒的表哥独自执掌。
秦朗依稀记着,他出狱那天白粉双雄,见到了父亲最后一面,父亲便撒手人寰,悲痛之下的秦朗根本无心家族事业,家族企业的执掌权利旁落,王洋鸠占鹊巢,最后秦朗郁郁寡欢,在憋屈压抑中过了两年,最后被逼得跳了河。
却不曾想,这一跳,居然跳出了一位绝世仙尊。
秦朗跳河之时,刚好被路过的紫尘仙尊碰到,紫尘仙尊看出秦朗身怀无上修仙资质,便顺手救下了他,收为弟子,带到了修真界。
秦朗经过九百年的苦修,终成轮回仙尊,却不曾想又回到了这个时代,实在是造化弄人。
王洋!张雯!已经嚣张到了如此明目张胆的地步了么?
前一世的自己心灰意冷,已经无心这对男女的所作所为,这一世,秦朗不愿意再忍!
秦朗目光冰冷的看向了这一对狗男女,作为杀伐果决的一世仙尊,秦朗的目光让两人胆寒不已。
王洋不知道一向在他眼中憨头傻脑的秦朗目光为何如此犀利,怎么像是变了个人一样,强自压制住心中的震撼,假惺惺的对秦朗说道:“快回去看看舅父吧!他已经快要不行了!”
父亲!
秦朗猛然想起,今天是他出狱的日子,也是父亲秦川的忌日,此时的秦川,应该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等待着他,希望看到他最后一眼!
前一世,秦朗只能在父亲的病床前眼睁睁看着秦川在痛苦中闭眼,这一世,我秦朗便是倾尽浑身解数,也要把你从阎王爷的手中抢回来!
“虽然这一身修为百不存一,这地球灵气枯竭无几,但是只要有一丝希望在,我就可以重登九霄,成就圣尊!
我秦朗的字典中,永远没有放弃,没有我的同意,任何人都不能夺走您的生命,王洋?张雯?你们且排队等着,待我救回父亲,再跟你们两个算账华夏立国传!”
秦朗冷冷的瞟了两人一眼,一把推开王洋,跨入他身后的奔驰车中,开着车直奔医院而去!
“这个秦朗,简直目中无人!好歹你也是他哥哥,他怎么能这么对你?”
张雯恬不知耻的揽住了王洋的胳膊,嘴巴嘟起,撒娇般的说道。
“哼,别急,他爹马上就要死了,我爸也让黄律师改好了遗嘱,只要秦川一咽气,这秦氏集团,就姓王了,到时候你就是王氏集团的少夫人,秦朗,不过是我随手就捏死的小蚂蚁而已。”
王洋看着远去的奔驰车背影冷笑着,一手拍在了张雯的翘臀上:“走吧,我们也去医院看看,看看这小子痛哭流涕的样子。”
按照记忆的轨迹,秦朗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秦川的病房,推开房门的那一刻,秦朗看到了一群医生正围着秦川的病床忙碌着。
已经枯瘦如柴的秦川身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,在他的身边,站着几个人,其中有一对中年夫妇,虽然两个人脸上都带着焦急的表情,可是秦川却看出了两人虚伪表情下的阴狠歹毒。
这对夫妇绚烂英豪,正是王洋的父母,王立武和胡丽蕊!
前世父亲秦川死的蹊跷,秦川一直怀疑是这对狗夫妇下的毒手,却苦无把柄。
另外还有一位穿着军装的年轻军官,正是秦朗的舅舅,任尚武。
他也是任家唯一一位在秦川病逝前来探望的亲人。
“爸……”
看到秦川的那一刻,秦朗的眼泪终于止不住的流了下来,一声悲唤,千言万语卡在了嗓子间,却无法吐出!
为了这一眼,我遗憾了整整九百年!
这一世,儿子坚决不会让您再轻易离开了!
秦朗依旧记得当初秦川闭目前眼中的遗憾和不甘,儿子未成才,媳妇被软禁,他作为一个男人,却只能躺在病床上虚度光阴,生不如死!
最后看到秦朗一眼,已经成为了秦川的奢望。
“朗儿……”
秦川费劲的扭过头,嘴巴张了张,只呼喊出了秦朗的乳名,便呼吸困难,眼皮沉重,似乎要晕过去一般。
“爸,您别说了,我知道您要说什么,是不是救我妈?您放心,您死不了,我不但会去救我妈,还要让您亲自上门,风风光光的把我妈给接回来。”
秦朗一把抓住了秦川的手腕,一边说着话,一边迅速的查探了一下秦川的脉搏!
慢性毒药!而且是一种特别隐蔽,特别麻烦的慢性毒药!
这俗世中的医生根本治不了这种毒,到底是谁,有何等仇怨,要对父亲下此毒手?
依靠秦朗一世仙尊的眼力和阅历,虽然现在修为只剩下了一丝,却也一下子就查探出了秦川的身体情况。
秦川现在的生命力就如狂风中摇曳的烛火,随时都有可能熄灭。
若是放在之前,这种小毛病对秦朗来说,不过是弹手可解,可是现在秦朗修为不存万一,仅有的一点真气在体内盘旋,也紧紧只够拖延住秦川的生机流逝!
此毒不除,秦川也未必活得过今天,必须得用银针拔毒!而且要快!
“秦朗,你说什么胡话呢?你爸都这样了,你还在这里大言不惭,你丢人不丢人啊?”
一旁的胡丽蕊厉声呵斥着秦朗,秦朗知道她心中的想法,因为任尚武在这里,胡丽蕊一直想要搭上任家这颗大树,至于秦朗,在他们的眼中,不过是个随意揉捏的小蚂蚁而已。
“闭嘴!我现在没空搭理你!”
秦朗瞪了胡丽蕊一眼叶世官,凶狠的目光顿时吓得胡丽蕊闭上了嘴巴,心中惴惴不安,这小子的目光,怎么这么凶残?
秦朗接着扭头看了一眼一个个都束手无措的医生,沉声道:“我爸还有救,银针,快,给我一盒银针!”
“哼,你胡说什么呢?我是他的主治医师,他的情况我最了解。
他的五脏六腑都已经溃烂,这在医学史上是一种难见的怪病,根本没机会了,我们已经得到了相关手续,等他死了之后,就把他解剖,他本人也同意了,为医学做最后一份贡献。”
一名三角眼的医生看着秦朗说道。
“放屁!谁签的协议?我怎么不知道?”
秦朗一眼扫过去,胡丽蕊立刻慌乱的别过了头,还故作悲伤的抹了一下眼泪。
“你就是个庸医!快点给我找一盒银针过来,不然老子现在就宰了你!”
秦朗作为一世仙尊,在修真界时更是只手灭人满门的存在,何时受到过这种憋屈,要不是担忧着秦川的身体,他不介意让这个名叫刁西阳的三角眼庸医消失在眼前。
“你,你敢骂我是庸医?你敢质疑我?我是西南大学附属医院最权威的专家医生,博士生导师,我……”
那三角眼医生还要说什么,却被一个声音厉声打断:“去给他拿一盒银针!”
说话的是任尚武!
秦朗感激的看了一眼这个舅舅,虽然任尚武的话不多,但是秦朗能够从他眼中看到一丝关切陈玲青,毕竟母亲任晴是他的亲妹妹,这个舅舅还带着那么一丝亲情的意味。
此时的任尚武也在关注着秦朗这个外甥,他不知道秦朗在监狱的两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,怎么一身缥缈的桀骜气息,让人无法揣测。
都说世间最锻炼人的地方有两个,一个是部队,一个就是监狱,莫非这外甥在监狱里有什么遭遇不成?
可是不管怎么样,你们秦家的势力太弱了,根本不配,也没法跟任家相比,晴儿啊,哥只能帮你到这了。
“银针来了,银针来了!”
喊叫声中,一名须发皆白的老医生捧着一盒银针快步跑了进来。
秦朗看到银针眼睛一亮,一手扶起秦川,手起针落,一枚银针就落在了秦川的眉心处。
秦朗一边扎针一边对秦川说道:“爸,我现在就救你起来亡国战舰,等你身体彻底好了,咱们就上他们任家要人,如果他们任家不放人,咱们就踏破他任家的大门,踩着他们任家的门匾把我妈给抢回来!”
秦川此时虽然不能说话,心中也确定了自己必死无疑。
可是他看到秦朗出狱后不但没有颓废,反而有了如此大的改变,即使此时秦朗的行为有些乖戾,秦川也颇觉欣慰,纵然死了,也无憾了,只是可惜,再也没机会看到任晴了。
原本秦川死意已决,对自己不抱希望了,可是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背心一暖,一股异样的力量涌入了他的身体内,迅速的修复着他那已经残破的五脏六腑,唤醒了他最后的生机!
此刻的秦川全身上下都被秦朗扎了银针,大片大片的银针密密麻麻的扎在秦川的身上,好像个刺猬一样。
“你到底懂不懂人体结构啊?这么扎针是会死人的,怕是连他最后一口气都要让你扎没了。”
一旁站着的一位医生摇头说道。
“针灸我也学过,但是这种不分穴位的扎法我还是第一次见,你是想亲手杀了你父亲么?”
三角眼在一旁跟着奚落道。
不止是这些医生,就是任尚武都觉得自己刚才的决定是不是太武断了点,怎么就鬼迷心窍信了秦朗的话!
至于胡丽蕊和王立武夫妇则是冷眼旁观,甚至恨不得秦朗一针就把秦川当场扎死,然后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再给秦朗安一个谋杀生父的罪名。
秦朗此时却已经是满头大汗,他没想到这套‘天府针法’以他所剩一口纯真真气来驾驭竟然如此费力,看来有必要尽快增强自己的修为了。
等所有的银针扎完,秦朗运起体内最后的一道真气,打入了秦川的体内。
秦川身上的银针立刻如同风吹麦浪一样不停的旋转起来,一道道黑气从那些银针上缓缓的升腾到了空气中,那是被拔出来的毒气!
这一奇特的景象让那拿来银针的老医生莫名激动,口齿不轻的喊道:“这,这是已经失传的天府神针!”
随着老医生的话音落下,秦朗一收真气,秦川身上的银针像是受到了召唤一般,全部自动弹出,落在了针盒内。
秦川原本昏昏欲睡的双眼猛然睁开了,神情无比激动的说道:“我,我好了?”
此刻的秦川虽然身体依然虚弱,可是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使不完的力量,而且五脏六腑也没之前那么疼痛了,秦川有感觉,只要再修养几天,他就可以重新上班,去完成他尚未完成的事业了。
“这……简直太神奇了。”
不止是秦川意外,旁边那位老医生快步的走到了秦川的身边,抓起他的手腕摸了一下脉搏,姜桂成激动的喊道:“脉象平稳,生机勃勃,奇了,真的奇了!”
“又活过来了?”
胡丽蕊不敢置信的轻声质疑着,脸色顿时煞白。
“他妈的,这秦川的命真大,怎么就活过来了呢?秦朗这小子是去蹲大牢了,还是去学医了啊?怎么就让他又翻身了呢南宁服装厂?”
王立武在心中默默的怨恨着瑟兰迪斯。
至于任尚武,他的心中则是掀起了惊涛骇浪,他是清清楚楚的看到秦川马上就要断气的样子,可是在秦朗的手中,几根银针下去,又生生活了过来,这可不是什么回光返照,而是真正的活过来了。
“妹妹,你的儿子有出息了,或许他真的能给你带来一些意外惊喜呢?”
任尚武呢喃着。
不行,我得抓紧回去,跟老爷子禀告一下这天府神针的事情,只要老爷子那边开口了星河巫妖,指不定妹妹家的事情就有了转机呢?
任尚武想到这里,冲着秦朗点点头,转身离开了。
秦川没死,那修改的遗嘱也就无效了,要是让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那我们王家可就完了!
我得抓紧找那个黄律师去商量一下对策。
心怀鬼胎的王立武站在一旁神色不定,拉了拉胡丽蕊的手臂,冲她使了个眼色。
“大哥,你看你跟小郎这都两年没见,你们说说话,我们先出去一会?”
胡丽蕊试探着对秦川说道。
秦川对这个远房妹妹早已经伤透了心,也早就知道了她想要谋害自己,这会根本不想再看到她,便摆了摆手。
胡丽蕊立刻如蒙大赦一般,带着王立武飞也似的跑掉了。
秦朗也没阻拦二人,在秦朗的生存理念中,一切阴谋诡计都不如强悍的实力,任凭你们再怎么能闹腾,我一拳打碎便是。
纵然他现在实力不足,也有无数种方法让二人悄无声息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!只是那样太便宜他们了。
胡丽蕊一走,那几个医生也都跟着走了,唯独剩下那个老医生泪流满面的一再要求秦朗收他为徒,教他针灸,搞得秦朗哭笑不得。
好劝歹劝,秦朗最后无奈答应了要教他,才把这老医生劝走了。
病房内终于安静下来,秦朗终于可以跟秦川互诉衷肠,足足聊了一个多小时,哪怕秦朗的修为再高,这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永远不会忘记的。
“爸,你等着吧,我一定要把妈妈接回来,让我们一家团圆!有我秦朗,从此以后,就不会再有任何人能凌驾我秦家之上!”
秦朗站在病床前,给了秦川一种无法言语的感觉,他不明白秦朗入狱两年,怎么就有了这种让人敬仰的气度和如此狂傲的底气,但是他隐隐的觉得,秦朗似乎不是在骗他。
经过跟秦川的闲聊入江奏多,秦朗才知道,秦氏集团在麻城看似风光,却早已经危机四伏,几个强大的对手,在麻城都是一手遮天的存在,黑白两道都有。
也正是因为这些势力的存在,秦朗最后才被挤兑的跳江自杀。
秦朗现在修为并没有恢复,还不打算招惹他们。
但是这并不代表秦朗就忘记了屈辱,等秦朗一旦修炼有成,就会找他们算总账!
秦川身上的毒素刚刚除去,还不能太过劳累,聊了一会便昏昏沉沉的睡去,秦朗便坐在病床前打坐修炼。
“唉,这地球灵气如此贫瘠,连筑基都很难进入。”
秦朗在修真界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筑基成功,可是现在看来,进入筑基大概要一两年,甚至更久的时间。
筑基又分为三个部分,炼气,后天,先天。
所谓筑基就是通过天地灵气不断夯实身体基础的一个过程,只有身体强横,才能承受住后期不断逆天式的修炼,达到大成。
而炼气这个阶段就是修炼一口气,能够让身体强健,这一点,地球上绝大多数的习武者都能炼出来,比如一些会硬气功的人。
炼气阶段,也就是比常人的身体强悍一些罢了。
好在秦朗胸中有一口纯天真气,已经超越了绝大多数的武者,至于达到后天,那就已经可以比拟一些内功有成的武术大师了。
达到先天,可身扛子弹,举手投足都有千斤之力,已经超脱了人体的极限,可以修习一些简单的神通术法,这才算是筑基成功,
连筑基都筑不了,还算什么修炼者?
“要是能找到一些天材地宝就可以提前进入筑基期了。”
想到这里,秦朗不由得无奈一笑:“这地球灵气都消散到如此地步,又哪里会有什么天材地宝,就算有,也肯定藏在深山老林之中,就这副身躯进去,还不被那些野兽填肚子了?
还是回头找一些灵气充裕点的地方修炼吧!”
秦朗正在琢磨着修炼的问题时,病房的门被推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