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方医学院女.司.机.太美,竟被3个流.氓.车.上.凌.ru-宅男阅读

女.司.机.太美,竟被3个流.氓.车.上.凌.ru-宅男阅读


前不久网上曝出公交车女司机被猥琐男骚扰的新闻,我在坐公交的时候也遇到过,但是和新闻里不同,那次的事件很严重,严重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,甚至是改变了我的一生。
大学毕业那年,我从学校回到老家县城,在县城坐了一辆城乡往返的公交车。时值夏日,心里又焦躁无聊,便跑到前头和开公交的女司机聊了几句。
这女司机叫周曼曼,长得挺漂亮,也就二十来岁,她的脸上一点妆也没化,看样子不怎么爱打扮,但是她的皮肤却光滑干净,有点天生丽质的感觉。
其实在上车之前我就注意到了她,本来以为她也是要坐车的,心想上车后怎么也得想办法跟她坐在一起,但是看她胸前的工作牌才知道她是公交司机,当时我就惊讶于一个这么漂亮的女生怎么会干公交司机这行,出于职业尊重我也就没问。
周曼曼见我健谈,我问她要手机号码的时候她并没有拒绝,尤其是当她知道我是本科毕业的大学生后,特意看了我一眼。在我们老家雪碧哥,尤其是经济不景气的山村,考上大学并不容易。
从县城到乡下大约有八十多里地,中间还要经过一段盘山路,那盘山路不是很好走,周围树多山沟也多,要是逢上下雨或者大雾的天气就要开得特别慢,否则很容易出事。
眼看就要到了这盘山路的路段,我也就没再跟她打岔,一路上晃晃悠悠地打着瞌睡。
迷迷糊糊间,忽然听到一声呵斥,我噌的一下坐直了,缓了半天才看清身旁站着六七个高矮胖瘦参差不齐的男人,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些许猥琐的笑意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周曼曼看。
而那呵斥声并不是来自于这群男人,而是来自周曼曼。
“哟呵,小娘皮脾气不小!”其中一个长相猥琐的胖男人舔着舌头说道。
周曼曼瞪了一眼那胖男人说道:“你最好老实点,否则我报警了!”
“报警?有本事你就报警啊!”胖男人听了周曼曼威胁的话,反而被激怒了,他伸出咸猪手就摸向周曼曼。
我当时就不乐意了,开口说道:“这位大哥公车上骚扰一个姑娘家不好吧,更何况是司机,眼下正是盘山路路段,要是出了危险你负责全车人的安全?”
“你他妈算什么东西敢教训老子?”胖男人瞪了我一眼吼道,他身旁的瘦高个离我最近,瘦高个敲着我的头说:“别这么不知趣,否则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陈天娇。”
我对别人打我头的行为很反感,但是他们六七个人,要是打起来我肯定吃亏,弄不好还得搭条命,我转身看向坐在后面的乘客,他们都一脸漠视地看向窗外,这种事情我早就该想到的。
我们这地方因为地处偏远,所以比较乱,以前有不少开车路过这里的人被附近几个村里的痞子抢劫过,据说还有失踪的,至今都没找到。
我心里有些害怕,忍气吞声没敢再多说,可是那胖男人见整车的人都装作没看见胆子就更大了,她捏着周曼曼的下巴一脸猥琐的把脸向前贴,周曼曼一个急刹车,胖男人一头栽到了公交车前窗玻璃上,脑袋撞得通红,连同他身后的一伙人也倒成一团。
车后排的孩子们哭了起来,几个孩子家长竟然埋怨道:“你会不会开车,急刹车不会提前通知一声?不能开就滚蛋!”
“就是,真不知道怎么会让一个女的来开车,都说女司机是马路杀手一点也不假,看她那样子就跟赶着去投胎一样。”
那胖男人听到一群人在埋怨女司机,此时脑袋又疼得紧误闯疯人院,破口大骂起来,要去拉扯周曼曼,周曼曼见状,掏出手机要打电话报警。
“我让你报警!”胖男人一把夺过手机摔在地上,接着就拉着周曼曼的胳膊往外拖。“哥几个还愣着干什么浜尾京介,这骚娘们儿在老子地盘上撒野,让她知道后果!”
几个小流氓见胖男人这么说,知道胖男人是什么意思,一个个都伸手把周曼曼往外面拖,可怜她一个弱女子上哪是几个成年男子的对手,她惊叫起来,向车里的人求救。
“你们要是再这样,我可就报警了!”我站起来说道。
“又他妈是你,日尼玛的非把你打死不行!”那瘦高个一拳头就抡了过来,我向旁边一躲,脚下一钩,瘦高个重心不稳一头栽倒,鼻子碰到了公交车的手扶杆,撞得满脸鼻血。
其余几个男的见这情景一哄而上,把我打倒在地,对我拳打脚踢,我一边护着头一边向车上的人求救,想让他们帮忙,可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的,甚至说句话的都没有。
“周曼曼,快跑!”
此时这些人都来打我,周曼曼一个人手足无措地站在车门口不知道如何是好,听到我的声音才反应过来,慌不择路地向山下树林跑。
几个流氓见周曼曼跑了质子殿下,扔下我就去追周曼曼,我躺在车过道上浑身酸痛不能动弹,我听到了周曼曼的尖叫和呼救声,还有那几个流氓兴奋的吼叫,只是周曼曼的呼救声很快变成哭声,声音带着一丝绝望,越来越小。
等我有力气爬起来的时候天色都已经黯淡下来,我追出车门,循着痕迹找到了那几个男的和周曼曼,当时我正看见那几个男的提着裤子,嘴里骂骂咧咧地说着下流话。而周曼曼就躺在草丛里,身上的衣服被撕得稀巴烂,她双眼无神地望着天空,两只手狠狠地抓着身旁的杂草,腿上和地上都是血,还有浑浊的液体。
我见到这一幕心中无比愤怒,没想到都已经这个时代了还有人会干出这么禽兽的事情,我冲过去护在周曼曼身前,那几个男的远远地向我做出鄙视的手势,嘻嘻哈哈扬长而去蔡依伦。
我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帮周曼曼遮住腿部,她什么话也没说,只是小声抽泣,任由我扶着回了山路上。
回到公交车里面后,周曼曼一直哭,当时天色已经晚了,车上的人开始抱怨:“好了,哭完了就赶紧开车吧,你们城里人不都挺开放的嘛,南方医学院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”
“就是,装什么纯,赶紧开车,我还要回家做饭给我男人和小孩吃。”
“你们都他妈是不是人,吃饭都吃屁眼里去了?”我指着全车人破口大骂道。
“你吃饭没吃屁眼里?刚才多管闲事给打得跟条狗一样,结果人没救到还把那几个小流氓激怒了,现在全车的人都等你们两个,还不知道你追出去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”一个妇女说道。
“就是,在我们这穷乡僻壤的信号都没有还报警,装什么文化人,不坐车就滚出去。”另一个妇女趾高气昂道。
“你牛逼,当我不敢揍你!”我攥着拳头就冲了过去,一车的人都直嚷嚷,两个男的还起身拦着我,我吼道:“怎么现在敢动手了,金元萱欺软怕硬的一群垃圾!”
“够了!”一声喝止传来,周曼曼坐在司机的位置上,头也没有回。“杨浩,你给我下车。”
“什么?”我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周曼曼冷冷地说道:“我让你下车,现在就滚下车!”
一车人听到周曼曼这么说,都七嘴八舌地说起我来,最后我是被那两个拦着我的男的推下车的。
“神经病!草!”我看着绝尘而去的公交车,别提心里有多委屈了,我为了她被人打,帮她说话竟然还被她赶下车,这社会是他妈怎么了?
我憋着一肚子的气往山下走,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,从我下车的地方到我们村还有七八里路远,这路上根本就没有路灯,黑灯瞎火的总感觉身后有东西跟着自己,但是因为我在气头上,倒也没怎么害怕。
回到家后我妈见我脸上有伤就问我发生了什么,我没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我妈,说自己走路急被摔伤了,我妈倒也没放在心上,山里人摔着碰着的很正常。
第二天我躺在床上还没睡醒,我妈就急匆匆地把我喊起来说村后头出了大事,从县城到我们村的那辆公交车坠崖了,一车人死得精光,现在新闻里还在播。
我听到这个消息猛然一惊,连忙打开电视机看当地新闻,车祸现场惨不忍睹,到处都是被烧焦的尸体,都已经认不出来谁了走吧张小砚,事故的原因还不清楚,但可以确信,开车的人是一名叫周曼曼的女司机。
我心里难受,没想到周曼曼竟然这么决绝,和整车的人同归于尽,而她在作出这个决定之前让我下车是为了救我!
知道事情的原委后,整整一天我心情都很差,茶饭不思,那么好的一个姑娘,竟然给那些畜生糟蹋了,如今更是连人都没了!
我妈见我一整天都闷闷不乐,躺在床上精神萎靡老山狙击手,以为我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吓掉了魂,于是就去把村里的风水先生请来,要给我招魂。
我从小到大这样的事情见得多了,去大城市上学后我也就不再迷信着这套老封建的把戏,但是我妈很迷信这个,非要给我招魂才安心。
我也没有拒绝,反正招魂也不用我麻烦什么,他们招他们的,我睡我的觉。
那风水先生是我们村的一个老头,姓郭,因为有一只眼睛瞎了,所以很多人都管他叫郭瞎子,郭瞎子和我妈在家院子张罗了半天我也没搭理他们,想着周曼曼竟然就这么死了心里很难受。
迷迷糊糊中我不知道睡了多久,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四周一片漆黑,此时墙上的钟突然响了起来,整整敲了十二下,刚好午夜十二点付心德。
而这时候我枕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这么晚了谁会给我打电话?我在大学的死党?
我拿起手机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接听键,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女人的哭声,我看向手机屏幕,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让我毛骨悚然的名字,周曼曼。
深夜凌晨,月黑风高,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经历这么毛骨悚人的事情,身上的鸡皮疙瘩炸起,像是被人突然丢进了冰窟里。
周曼曼不是死了吗,她的手机怎么会在这时候打电话给我?
我吓得将手机甩了出去,寂静的黑夜里,不知道打翻了什么东西,我连忙将床头的电灯拉亮,望着手机躺在墙角边,大气都不敢喘。
过了一会儿,手机那头没了动静,我这才敢下床将手机捡起来钻回被窝,可是我刚回到床上手中的手机又响了起来。
这一次我有了心理准备,看着手机屏幕上周曼曼的名字忍着寒意接通电话,电话里头还是传来隐隐约约女人的哭声,而且还有风声。
“你是谁,说话!”
电话那头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:“喂,你是杨浩吗?”
“我是杨浩,你是谁?”
“我是周曼曼,来救我。”电话那头说道。
电话里传来一阵阵杂声,信号像是受到了干扰,接下来的通话中,我确信了打电话的这个人就是周曼曼。
想起今天的新闻,上面并没有说女司机已经死亡,但也并没有说她活着,经过我的询问,周曼曼告诉了我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。
昨天晚上我被她赶下车之后,心灰意冷的她在经过下山的三岔路口时,猛然加速开上了悬崖,她本想和一车子的人同归于尽,可是冥冥之中上天却救了她。
公交车笔直坠落悬崖的时候,从悬崖上长出的一颗松树抵到了车身上,将她从驾驶座的位置甩了出来,除了她自己,一车子的人都掉到悬崖下面摔死了。
我家乡所在的镇子叫浮屠岭,早年城乡改革的时候,上面很多次派人来要把山岭挖穿,最后因为种种原因都不了了之。浮屠岭山多水多树也多,尤其是那种上百年的松柏,遮天蔽日,漫山遍野都是,因此周曼曼从车里摔出来后,就被挂在半山腰的松树上了,第二天警察在山下根本就注意不到半山腰还躺着一个人。
等到周曼曼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,她浑身酸痛,又害怕又饿,连忙掏出手机打110报警,但是山里的信号不好,她怎么也打不出去,于是她双手扒着山岩一点点下了山,到了山下走了好长时间手机上才有了点信号。
周曼曼想到之前在公交车上我告诉她我就住在这山岭中的一个村子,眼看着手机要没电了,于是她就打电话给了我。
我听完周曼曼这么说才松了口气,真是把人吓得半死。
浮屠岭作为县城边缘的一个镇子,经济很不景气,一共就一条进山的公路还是十几年前的上任书记修的,因为开发山区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,所以没有哪任县领导会乐意干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。
浮屠岭四面环山,里面有十来个村子,每个村子里有千把口人,而我所在的村子叫明月村。
我小的时候生活在浮屠岭中,从来都不敢乱跑情深到来生,因为浮屠岭有很多禁忌,尤其是晚上,就是几个劳力都不敢出村子乱逛,加上我妈常年都给我灌输各种封建迷信的东西,导致我到了大城市里上学都不太敢走夜路。
而浮屠岭当年之所以没有被开发那图鲁,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闹不干净的东西,据说当年进山的工人有一个被吓得疯了。
虽然我从小到大没见过大人们口中说的脏东西,但是老是听到这些神神鬼鬼的话题,心里多少也会发毛,眼下正是子夜,十里八村的人都已经睡着了,路上连个灯都没有。
我从堂屋里摸着手电筒出了家门,动作很轻,生怕把我妈吵醒,一路上都提心吊胆的,有个风吹草动的身上都会起鸡皮疙瘩。
见到周曼曼的时候她正蹲在村子的路口,周围都是芦苇荡,她一个女生大晚上的从山崖那边走过来一定是吓坏了,见到我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,我用手电筒照着周曼曼,她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我心里有些小心疼李恩真。
尤其是看到她身上的衣服都已经破的不成样子,衣不蔽体。
周曼曼见到我后眼泪哗哗地淌下来,显得特无助,我连忙上前扶住她,把她弄上车。我看到了灯光下周曼曼的影子被拉得老长,和我的样子重叠在一起,来的时候我还生怕周曼曼会有问题,以前总是听人说鬼是没有影子的,我看到了周曼曼的影子,也感受到了她身上的温度。
我安慰着周曼曼,让她不要担心,等明天天亮了我就打电话通知她的家人来接她,周曼曼点了点头,没有再说话金孝琳。
我们村子后面以前有个土地庙,现在已经年久失修废弃掉了,听老一辈的人说几十年前土地庙里面钻进个躲雨的老太太,那老太太模样极丑,把一个路过的村民给吓死了。所以很小的时候我妈从来不让我到村子后面玩。后来土地庙旁边挖了一条河,用来浇地的,河里又淹死过一个小孩,从此之后就更没人到村后玩了。
因为从小就对村后头有阴影,所以每次经过段路的时候我都特别害怕,总会打朋友的电话聊会天,直到过了那段路。
我带着周曼曼经过村后的大河时,一阵阴风吹过,那月光下隐约可见的土地庙废墟里突然飘出来一团鬼火,我吓得半死,连人带车差点翻了。
小时候听村里的老人说这地方很是抗战时期埋死人的地方,村里人怕怨气重会影响活着的人才在上面建的土地庙,好在我这么多年来也学了不少科学知识,知道鬼火是地下的磷遇热被点燃。
周曼曼也看到了那鬼火,她被吓得不敢吭声,双手环住了我的腰苗星仁,抱得紧紧的,说实话从小到大我还是第一次被女生这样抱着,虽然荒山野里的,倒也胆大了些,不再那么害怕,看来色胆包天这个词说得一点也没错。
回到家里后,周曼曼说要洗澡,这倒是件比较尴尬的事情,因为我们家根本没有太阳能,夏天洗澡的时候都是在家院里放一缸水,经过一天太阳的曝晒,到了晚上水温就刚好适合洗澡吴数德。
我把家里暖壶里的水倒了一些在水缸里,回头刚要让她试试水温,没想到她竟然把身上的衣服都脱光了,我连忙背过身去,让她先洗,自己到屋里找衣服给她穿。
周曼曼在院子里洗了很长时间,我知道她之前被流氓做出那种事情一定感觉自己很脏才会这样,等她洗完澡后走到我屋外没敢进来,我把灯关了,衣服递给她。
也许是不小心碰到了她哪里,周曼曼轻哼了一声,说疼,想到她之前的遭遇,又从悬崖上摔了下去,此刻定然是遍体鳞伤,于是我找来药酒,想要给她擦擦蜘蛛鸡。
周曼曼说:“开灯吧。”
我听到这话心里有些激动,立马开了灯,她只是用衣服挡住小腹以下的位置,其它地方一览无余,这我长那么大第一次和一个美女赤诚相见。
我咽了口唾沫,小心翼翼地帮周曼曼擦药,她忍着疼也不吭声。
帮周曼曼擦完药,我让她上床睡觉,自己则找来一张凉席铺在地上,周曼曼见我这样,脸上有些失望,她眼神不敢看我,问道:“你是不是嫌弃我,觉得我脏?”
她说话的时候有些自卑,我连忙说不是,我手足无措地站起来,身上只穿着一件内裤,天气这么热,要不是有女生在我肯定不穿衣服睡觉的。
我蹑手蹑脚地上了床,我的床不是很大夺命开学礼,因此和她睡在一起有点挤,周曼曼也许是真累了,躺在床上没几分钟就酣然入梦。她的身上有股女生天生好闻的味道,我躺在她旁边没敢动,生怕将她惊醒。
可后半夜的时候,我突然背脊发凉被冻醒了,耳边隐约传来窗帷猎猎作响的声音,山里风大,后半夜的时候气温很低,睡觉前我忘记了关窗户。
我蹑手蹑脚地起身要去关窗户,周曼曼嘤咛一声,翻了个身,鲜嫩的小手说巧不巧地就搭在了我的某个部位。
我本想要把周曼曼的手挪开,可是她的手却突然抓住不放,这让我心里一惊,原来她还没睡着!
而这次我明白了她的意思,既然是她主动的我也不算欺负她了,于是就钻进被窝,亲吻着她的背后,双手不老实开始游走。
周曼曼在黑暗中逸出娇喘声,激发得我浑身血脉贲张,我翻身而起想要吻她的唇,却看见月光下,她的脸一片血肉模糊。
由于微信篇幅限制,只能发到这里啦!
↓↓↓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】,后续剧情高潮不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