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洋理工职业学院古道诗论‖诗人的泥沼(四)-蓝星诗刊

古道诗论‖诗人的泥沼(四)-蓝星诗刊

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
周五刊(周末双休)
2017年第24期总第53期
顾问大鹏瞰海
主编 王 栋
诗歌版编审 张书杰
本版导读
3
诗人的泥沼(四)
古道诗论
编者按
古道先生的诗论《诗人的泥沼》,今天推出最后一部分。所谓“卒章显其志”,作者的诗观呈现到此告一段落。尤为可喜的是,作者在文末奉献了他的一首诗作——《独处》,既是一首非常不错的独立的作品,同时又是文章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田宸羽,值得玩味。
诗歌是一个复杂的存在,绝不是一个人、一篇文章所能说清道明。蓝星诗刊乐意提供一个平台,希望更多方家前来述说、讨论、争鸣。
——编 者
作者简介

古 道
本名张马,新浪博客:古道好马,53岁,本科学历,自由职业,现居深圳。
软件男出身,但从小偏爱文学,尤好诗歌和诗评,作品往往当成艺朮品精雕细凿,反复修改。深藏自赏为主,不刻意追求发表。
主张诗人隐藏到诗歌后面;主张诗歌的精神质地和引领性;主张诗必须要带来心灵的触动和美感。反对堆砌词藻和臆想或场景碎屑;反对没有内容或内容残疾的技巧杂耍;反对空洞的哲理和玄思。
十五
即使是最好的诗人,在他的诗歌生涯中也只有极少数时候同诗歌是真正有缘的。没有每时每刻的诗人。诗人也许终生都在写作,但只可能在一些短暂的时刻接近了诗歌,有幸撩开了缪斯女神神秘面纱的一角。诗只会被接近,而不会被占有。她对诗人的每一次显现和微笑,都是极其珍贵和易失的超新星闪光人。即使在少数幸运者里面和不同时期,对诗歌的领悟和认同也各有侧重和深浅,不可能整齐划一。这也是诗歌内涵的无穷性、变幻性、时光考验性决定了的。长年累月盘踞在诗歌之上的诗人,对诗歌长期权威着、霸占着话语权的诗人,动辄几百上千首大作的诗人,往往是连生活都失去了的发霉的躯壳,他的声音只会使人发笑,一而再再而三之后让人厌恶。
所以,虽然可以偶遇,但不要期盼倾世之作。有幸遇到了倾世之作,也不要轻易相信作者能在下一场比赛后还继续佩戴着那根金腰带。这个善良的愿望极易把我们引入误区,制造出一些诗歌大神。他们在某一个阶段发出真实可闻的异香之后,却往往长年持续发霉,惯于用自己的过期气息去检验新鲜面包,淘汰优质面包,推出劣质面包。这样既害了诗歌,也害了自己。
而真正爱诗的诗人必须自律和时刻反观自己,经常检视自己的精神质地和文笔水准,要更多地把诗写给自己看和欣赏,而不是发布。诗人要十分小心地写作,在水木清华的诗之途时刻提防脚下的泥沼。
十六
“在茫茫宇宙中,地球是孤独的,人类更是孤独的。爱因斯坦说,我热爱人类,但讨厌人们,我喜欢孤独。”80年代初《读者文摘》登载了一篇以孤独为题的文章,记得它大概是这样开的头。这段话王浣,是不是比好多诗都更富有哲理和诗意雷晓伟?霍小红
刻意追求孤独未必正确,但独处却是诗人的必修课。诗人特别需要在喧嚣的生活中学会适时的独处,并享受独处,在独处中升华自己对于生活的感受,使它变得精粹、优雅、独特,但又不脱离生活的土壤,仍然保留生活气息,最后再把它带回来,赋予你的作品,成为诗歌的灵魂。只要偶尔能够进入独处的佳境陈乃娴,你就一定有机会写出超凡脱俗的作品。
即使对于只是读诗的人来说,偶尔的独处也同样重要,因为它能够提高你读诗的领悟力、鉴赏力、对所读作品的再创造力。
但独处不只是形式,而是要充分释放自己的内心,使心灵离这个世界和你的躯壳越远越好,让它自由,或天马行空李刚评话,或凝思内视南洋理工职业学院,在简单纯粹的自感中不断冲刷和自新。我觉得独处的佳境很不容易达到。并不是说离开人群,把自己关进小屋子,或去到五台山穴居孙娆娆,就是独处了。我尝试在拙作《独处》中呈现独处的各种美妙状态,最后一节我将把它贴出来,供同道参考美国行尸。
十七
最重要的是槟城鬼王,诗人应该将更多的力气拿来生活,拿来体验,拿来快乐和痛苦,甚至拿来与人在街头巷尾吵架,而不是写诗。
要怀着圣徒的虔诚,修女的怜悯,天使的快乐,处子的纯洁,工匠的精致,隐士的淡泊龙之峰帝人,平民的苦恼。
同上帝一样思考,像市民一样生活(于坚)康洪涛博客。
与风一样深藏(梁小明)。
消失在诗歌后面(陈东东)。
十八
最后,我用小诗《独处》作结,用它提醒自己应该追求的诗歌质地和精神气质张道仙。也用它告诉自己,在写诗以前,自己先要进入什么境界。或许未必能够真正进入它,但至少要在意识里面有它的影子,用它来做作诗的心灵小屋艾尼瓦尔江,仿佛它是工匠安静的作坊。
让真正的诗歌不断敲打人类追求梦想的目光,像月光下古老的青石板路上前行的马蹄,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。
独 处
独处是岩壁中间一株倒挂的松树。
它不需要生长,
也不需要记忆。
独处是一口被人疏忽的池塘。
它不由垂钓,
也不由泛舟,
但偶尔有涟漪轻轻浮游。
独处是孩子才看得见的云。
它绝无维系,
只会优美地流浪或停止。
风默默吹过来,
它甚至不需要存在。
独处是谁也不能掠夺的月光钢铁小子。
越是夜深人静阿赫瓦里,
它越是从容美丽,
向梦的更深处弥漫隋小棠。
独处是独自燃烧的蜡烛。
当人们不再需要的时候,
它把光芒留给自己,
将自己纯洁的内心照亮。
 
独处是金色甲虫颤动的须绒。
当远处的山峦渐渐清晰可辨,
林边传来旅人早行的跫音,
它翠绿的居所闪亮着露珠,
微风把快乐的思绪传遍全身。
独处是宽阔河面上浓烈的迷雾。
当我坠入忧伤,
越来越难以自拔,
是你宽慰的话语和深情的陪伴,
使我到达明亮的彼岸。
独处是思乡的游子。
是他突然在电脑面前抬起头来,
朝着虚空里的妈妈傻笑,
然后别过脸去,
眼眶里潮潮的,
潮潮的那一刻。
独处是我。
当我偶尔把内心交给了宇宙,
你看到的我此时并不存在。
亲爱的,
请忽略这个空空的躯壳,
请不要动问,
更不必解答。
1991.12.21 作
2015.5.12 补充整理
注1:近日闲来无事,翻看多年前写的这篇诗评,见指端文字,青春任性,肆意汪洋奇幻潮国语,披坚执锐,一味杀伐。虽然颇青愣,但今日读来,感到还是有点意思。于是花了点功夫,修改整理后录入个人博客,纪念这段诗歌岁月。

注2:《独处》初作于1988年,后经历了两次修改。2015年添加了分别表达欣喜和忧伤的"甲虫"和"浓雾"两段,使独处的场景类型更为丰富。

注3:特别向乔延凤先生表达感谢!旧作引用张刚和翟永明组诗时只是部分拮取,此次整理,出于特别偏爱招聘狗,拟把《告别自己和1989》中的《信仰》全诗录入,可惜早先收藏《诗歌报》已丢失,有些已不能准确记起了风雨官道。我联系当时的主编乔延凤先生,获其大力支持。那天下午他先是与我详细沟通澄清究竟是哪年哪期的作品,而我只能聚焦到1990年,至于是哪期根本记不起了。后来到了晚上11点半,乔先生在微信上给我发来了6张照片,正是从《诗歌报》那一期上拍下来的这两组诗。虽然字迹有些模糊,但我还是凭借记忆和推测把它们准确还原了。乔先生不辞70多岁高龄劳顿,为我一本本翻查拍照后连夜发送过来,令我深为感动。在他的身上,我看到了八九十年代这批诗歌界人士淳朴、诚笃、温婉、严谨、认真的可贵品质吴柳芳,这是真正诗歌界人士的品质。最后再次向乔先生表示感谢!
图片选自网络,向原作者致谢!
点击欣赏文章的前三部分
诗人的泥沼(一)
诗人的泥沼(二)
诗人的泥沼(三)
欢迎投稿
1.投稿须知
2.朗诵高手看过来
主编微信 ycwangd9696
关注我们
▼点击阅读原文,欣赏更多诗论